据说那还是赔偿了那名被他侮辱的村姑一家一千

那位在广元有钱又有背景从来连王县长都不放在眼里的豪强想用钱摆平不成不惜搬出少将旅长级大后台,却被独立团驻军毫不留情的将人绑了吊到县城城门外五天,专等少将旅长来救。而他那位少将姐夫哥却是亲上独立团求情不成之后,怒急准备命令带来的一个连抢人,却被独立团驻军用近十挺机枪和四门小炮直接对准空地开枪开炮给当场打怂。
 
    而那位在城门吊了快五天早已奄奄一息的倒霉蛋,差点儿没被吓成疯子,最终还是被投入大牢判了十年牢狱,据说那还是赔偿了那名被他侮辱的村姑一家一千大洋获得了人家谅解的结果,否则他的就是一直吊在城门到死。
 
    一时间,那些将家安在各村寨因伤致残的独立团退役老兵则成了香饽饽,没收到请柬的乡绅们纷纷上门探望,希望从他们那儿打听一点儿内幕消息,或者是期望他们能为自己说说好话,免得被独立团给盯上了。
 
    要知道,这三年来,他们虽然不曾造福乡里,但也绝对不属于为富不仁欺压百姓,尾巴一直夹着呢!
 
    自然,他们也从这些老兵们那儿是得不到什么信息的,不说他们这临阵磨枪的行为让老兵们不爽,就是老兵们想说,也不知道刘团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不过打此之后,这帮乡间风评不怎么好的土财主们从此对待百姓们的态度倒是为之一变,不仅人不再那么倨傲见到穷人就鼻孔朝天,还努力为当地修路造桥办了不少实事,持强临弱更是几乎不见。
 
    这倒是刘浪没想到的一个收获。早知能如此,他早就来上这么一招了。
 
    这就是人性,上位者只需要做一个他不明白的举动,无须解释,他就会依照你的喜好来迎合你。
 
    还好刘团座在广元风评甚好,若是都说他喜欢的话,搞不好,除夕这一天送上独立团的数目绝对能组一个步兵连。那样,别说中尉以上军官,搞不好军士长以上的光棍们的单身问题都得到解决了。
 
    从腊月二十五开始,独立团基地就开始热闹起来。
 
    因为基地属于军营重地,显然不适合做为欢庆之地。所以梁文忠就将庆祝的位置定在了距离基地三里地之外独立团开辟出来的一块用以训练的训练场上,距离独立团烈士陵园也不过一里地。
 
    从一周前团部决定扩大宴请规模,独立团就开始在训练场的一面架设野战帐篷。如今的独立团后勤部可是不同于两年前长城抗战之时了。别说建上这可以容纳千人休息用的野战帐篷,就是上万人的,对现在的独立团后勤也不是什么难事。
 
    刘浪去海外尚未归来,一批野战帐篷就从美利坚合众国启程运往中国,五千低价卖给了中央军,二千当做捐赠送给了刘主席的川军,独立团备用了三千。其余五千则由华商集团向各地军阀兜售,质优价廉的美军野战帐篷得到了全中国军人的喜爱。华商集团虽然从这里面没赚到什么钱,但是,以后再做这种军品进口生意的阻力却是无形中减少了许多,获得批文也相对容易多了。
 
    帐篷的另一面却是架设舞台。四川人爱热闹是全国出了名的,两个人遇着白话一阵都叫摆龙门阵不说,就算是家里走了人,也要摆上戏台敲锣打鼓唱上三日三夜,更别说这种大规模的庆祝新年了。
 
    流行于四川的川剧,川北最流行的川北灯戏、大木偶戏、皮影戏,梁文忠一口气从成都和广元各地请了四个大剧团,准备在年三十这一天在场的人看个够。
 
    还有厨师,这次独立团吸取了上次全军归来时百姓来的过多准备不足的经验教训,提前就从成都请了五家最大的酒楼联袂完成这次人数高达五六千人的酒席。
 
    这次可不同于在北平纪家搞的流水席,按照刘团座的命令,那是要大家伙儿一起入席才算是军民同乐一帮人吃另外一帮人在旁边流着口水看着算是怎么回事儿?
 
    所以,这次光是厨师和帮工的数量达到了几百人不说,光是八仙桌就高达200个,至于独立团官兵们,那还是就着食堂的长条桌吃算了,反正那早就习惯了。
 
    这个逼,是为他们装的。
 
 第825章 除夕大庆 2
 
    除了充满军营气息的野战帐篷和被布置的富丽堂皇的大舞台,梁文忠还是花了不少心思,不惜高价从蓉城购置了不少盆鲜花盆景放置于帐篷之中,同时在每个墨绿色野战帐篷外面准备了春联,也算是为军营添加上一抹喜庆。
 
    到了除夕这天清晨,就陆陆续续有客人前来,负责接待并安排休息帐篷的独立团后勤部人员有条不紊的将人员引到根据地域分配好的帐篷里休息落座。
 
    这次除夕大宴的总指挥唐永明很细心,在同一个帐篷里休息并用饭的基本都是同乡熟识之人,并且每个帐篷里都有一名穿着只有在盛大节日才会着装军礼服的中尉陪坐,以避免让客人有陌生冷落之感。
 
    当然了,其中一个小细节恐怕很多人没意识到,没有女儿或者没带女儿的都会被默默安排在一起落座,陪同的也变成了少尉。
 
    不是刘团座为了老光棍们相亲而大搞歧视,而是,带着女儿来的士绅们太多,中尉,真的快不够分了。。。。。。
 
    至于说安全问题,在来独立团基地的大路上,早有肖风华负责的安全保卫部设好关卡,拥有刘浪亲手签名的请柬和省政府核发的户籍证明以及同一个乡镇的另一家给你家每个人做保才能过卡,或者是在该乡落户的独立团退役老兵更佳。没有人做保的,或者说有不认识之人的,那说明人缘太差只能等着,等到最后也没人肯为你做保的,那对不起,只能全家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