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大记者自从长城一役对某胖子团座似有若无的

在保护自己的军事机密方面,独立团可不会给谁面子,哪怕就是替光棍们解决婚姻大事也不行。如果这些中尉级军官娶了个对独立团有啥想法的女子,那才是替独立团招来祸患。
 
    你别说,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儿,至少赶回了七家,而这登记在册的七家士绅后经保卫部门侦查,无一例外发现都和外来者有所接触。不管是日本人还是国府那边的,想借机窥视独立团军备的,可不在少数。
 
    而这七家之所以能获得刘团座的请柬,要么是平日民声尚可由退役老兵推荐,要么是平日里和王大县长和詹成芳甚密从他们那儿走后门弄到请柬。为此刘浪不仅在事情查明之后把这两位狠批了一顿,更是把分在各村寨的退役老兵们召回开了一次大会。
 
    退役老兵们不仅要成为培养独立团后备兵源的教官,同时还要成为独立团散步于各地的耳目,警惕所有来自外来的觊觎目光,尤其是无孔不入的日本间谍。
 
    独立团的军备训练情况必须要严格保密,尤其是在全面战争之前,否则独立团又怎能给豪言三月内灭掉中国的日寇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对于独立团这种谨慎,绝大部分士绅还是理解的,反而纷纷称赞:古有周驻军细柳周亚夫拒皇帝车驾,今有独立团年关大庆检查身份防止奸细,绝对的强军之姿。
 
    的确,自从独立团驻军广元,广元的山匪强盗被打击的集体搬家,不光是百姓们生活安定了,对于这帮有钱人来说,那才是最大的福音。虽然在独立团的治下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欺负老百姓,但也不用天天提心吊胆被更恶的山匪抢了。两害相权取其轻,自然还是后者更重要些。
 
    好吧!这碗鸡汤刘团座决定喝了。说的没毛病。哪怕是咬着后槽牙的恭维。
 
    除了这些防范,为了保证足够的安全,独立团保卫部借了一个步兵连的兵力,将警戒线向外又扩出去五里地。万一那个带着迫击炮在远处来上一发,直接可以把独立团高层一锅端。在战时,非不是战况紧急时刻,独立团团部三人组可不会集中在一个地方办公的。但现在,这三位高层包括其余校级军官可都离的不远。
 
    为此,保卫部不仅把熊大等三只青狼都带上了,熊四那个懒货也一大清早就被一包牛肉干给收买去警戒线帮着巡逻。如果那货知道因为牛肉干而损失了中午一顿大餐,恐怕会悔的两眼乌青。虽然它的大黑眼圈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越来越浓了。
 
    已经两岁的大熊猫体型虽然是越来越大,这体态模样却依旧还是那么萌,不曾改变。就是,基本已经没人没事儿再找“功夫熊猫”摔跤了,除了被公认为变态的陈大个子和刘团座两人以外。
 
    一巴掌下去,小腿粗的树干都能给干断,哪怕是不用爪子。连野猪都被它干翻了几头拖独立团厨房加过餐的家伙,绝对的独立团单兵武力第三人,不,是熊。虽然是个近视眼,但拥有灵敏的嗅觉和听力,光它一只熊,就能负责五百米的警戒区域,可是能减少不少人手的分配。
 
    随着中午的临近,除夕会场上的人越来越多,广元各地士绅来了近60家五六百号人不说,范大师长那才是大阵仗,除了带了一个警卫连外加至少十名旅长团长各级属下,还把他蜚声未来的四十姨太太带了二十几个来。
 
    用他的说法,既然刘老弟第一次请客,那必然得慎重,不多带点儿家属来怎么能体现他的态度呢?不用说,将二十多个姨太太外加贴身丫鬟从数百里外的山城接来,范大师长也肯定费了不少劲。
 
    只是,刘团座想的更多的是,丫的这胖子是事后想着送的五千大洋太重,找理由来吃回去的吧!带着第四师200号人还嫌不够,竟然还带了二十几个姨太太外加二十几个大丫鬟,合起来就是三十桌。娘的,竟然吃回去一百多大洋。看来,必须机枪少给两挺才成那!
 
    从来也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哈儿师长恐怕不知道自己带了二十几个老婆不是惹人嫉妒了,而是让某团座觉得吃多了削减了给他的新年礼物。这,真是,不在一条思维线路上啊!要知道,除了显示自己的慎重之外,人家范大师长是来嘚瑟的,嘚瑟美女老婆多呗!这是绝大部分男人的通病。一是靠钱,二是靠女人。
 
    陪同刘团座一同迎接重量级人物的纪中校很不爽,尤其是看到刘团座望着范大师长身后跟着的一大票花枝招展老婆目瞪口呆的时候。
 
    抽了个空,在所有人没注意的时刻,狠狠的在还在默默计算招待这个胖子师长需要花费若干钱银的浪团座肋下来了一记“九阴白骨掐”,“怎么?是不是羡慕的不行?要不要我把劳拉妹妹电召回来陪在你身边,也好给你在那个大色狼面前长长脸?”
 
    刘浪。。。。。。
 
    哥们儿在算账,你怎么想那么多?
 
    “雁雪,中国有位哲学大师说过一名言,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刘浪决定靠学识来折服这个越来越爱吃醋的未婚妻。
 
    “说来听听。”纪中校嘴上说听,但满脸的不置可否却是出卖了她对某团座迅速转移话题的不信任感。
 
    “这位大师说过:这世上比遇到一个女人更麻烦的事是什么?”面对纪中校求知欲很强的眼神,刘团座很装逼的继续说道:“是两个女人。”
 
    “咯咯”纪雁雪捂着嘴咯咯直乐。
 
    显然,浪团座借助未来极懂女人的古龙大师的俏皮话不仅撩妹很成功,还更成功的消除了纪中校的醋意。
 
    但是,他终究还是乐早了。
 
    因为,纪中校不仅捂着嘴乐,连眼睛都带着笑意,纤纤玉指指向前方:“恭喜你,你遇到大师所说的更麻烦的事儿了。”
 
    刘团座定睛一看,满脸苦笑,还真是。
 
    只是,她怎么和张大旅长联袂而来了?
 
 第826章 除夕大庆 3
 
    没错,那个和挂着少将领章军装齐整长筒皮靴擦得崭亮的张炎张旅长并肩而行,穿着棉旗袍披着风衣盘着发髻的漂亮妹纸不是柳雪原大记者还能是谁?如果刘团座的眼神没出现什么问题的话。23S.COM更新最快
 
    不得不说,纪中校说得很对。比遇见一个女人更麻烦的事儿来了。
 
    刘浪见到这位,委实有点儿头疼。
 
    浪团座自然不是木头,柳大记者自从长城一役,对某胖子团座似有若无的那丝情意,浪团座不是感觉不到。男人对女人有情因为羞涩很多会深藏心底,但女人,眼波流转之处就算是木头男也能感觉出其中的那丝情意。这也是为什么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纱”的源头,女人不用说都能表达自己的某些不可言喻的情感,自然是大占上风。
 
    柳大记者不顾前线炮火猛烈坚持采访的巾帼精神,以及用手中的笔完美的展现了独立团官兵誓死不退的才情其实刘浪也不是不欣赏,但,这份欣赏终究只能成为友情。
 
    并不是说这世间男女的互相欣赏就一定会成为爱情的,那,得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上对的人。可惜,他们之间只符合最后一条。
 
    也不由得张炎会如此说,过关卡的时候这位还想着怎么介绍这个从京城远道而来的大记者,没想到一丝不苟履行检查手续的独立团保卫部士兵却是对美丽的柳大记者尊敬异常,不仅冲他这位少将旅长行了军礼,在场的官兵还冲柳雪原罕见的敬礼致敬。
 
    直到那时,张炎也才想到,独立团在长城的时候,正是这位大记者在前线采访他们。不过,能让诸多官兵对她如此尊敬,想来她在独立团也是做了不少事情,否则,断不会让这帮自少尉到二等兵皆敬礼的行为。
 
    独立团官兵如此对待柳雪原自然有原因,不光是这位通过她手中的笔将阵亡战士的消息刊登在报纸上让亲人们知晓,还将战死兄弟们的事迹用笔写出来告诉家乡父老,他们的死是为国为民而死,那是还活着的独立团战士为牺牲的战友所能想象的最大荣耀。
 
    从这一点儿上说,柳雪原这位大在独立团官兵们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是仅次于独立团另一位野战医院院长纪雁雪的。这种对两位发自肺腑的尊敬,还真和刘团座没有半毛钱关系,那是她们自己努力的结果。
 
    “刘长官,纪长官,此次除夕之日雪原不请自来,二位不见怪吧!”两年没见的柳雪原聘聘婷婷上前,笑意盈盈的说道。
 
    脸上在笑,但被她尊称长官的二位却是听出了她心中的怨怼。
 
    “那里那里,柳记者乃为我独立团贵客,如果知道柳记者来川,刘浪早就倒屐相迎了,还得感谢张兄帮我独立团请到如此贵宾了,刘浪宴后必有重谢。”面对柳雪原颇有些怨气的揶揄,刘浪却是一脸诚恳的回答道。
 
    柳雪原低垂的美目中波光流动,嘴角含笑,显然对刘浪这个回答还算满意,心中的怨气也去了几分。
 
    面对这个对自家未婚夫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好感的姐妹,纪雁雪则表现的很大度,冲张炎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寒暄了两句,就笑眯眯地上前挽起柳雪原的手,迎接进主帐篷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