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前些日子从刘主席那儿淘来的一辆破轿车

只要历史的车轮没有发生偏移,已经重新确立领导人的红色部队这段时间就不会有大的危险,从一月到四月这三个月,他们四渡赤水两占遵义,共击溃国府20个团,获取大量物资。这个时间段的他们尚处于精气神和补给都极为良好的状态。
 
    做为独立团的团长,刘浪突然变得更忙碌起来,不是军事训练忙,而是,马上就要过年了。1935年的2月3日,就是除夕。
 
    从1932年7月来到广元,转眼间就已经是三个年头,第一年除夕之前独立团全军开拔三千里地之外的长城,除夕之夜是在路途中度过的,因为急于赶路全军上下甚至连碗饺子都没吃过,就是全军加餐每人多发了两个在路过城池里买的馒头。
 
    第二年除夕,刘浪已经去了美国,因为主官不在,所以独立团全军也没有大肆庆祝,只是给非战斗值班的部队每人放了一天假,晚上用广元县城王县长送来的劳军之物由食堂做了顿全肉宴席,每人允许喝半斤白酒也就算是过了。
 
    今年已经是独立团成军的第三年第四个年头,按照刘浪的意思,今年既然收成还不错,全军将士辛辛苦苦训练一整年了,这个年那,就该好好过。不仅要好好过,还要大办,让所有人都乐呵乐呵。
 
    刘团座既然这样决定了,独立团那还不立马行动起来?尤其是把负责主管后勤的梁文忠给忙的,整个后勤部所属都被派出去采购物资,小小的广元县城买不到,那就去数百里外的成都。有了山鹰特种小队缴获的那批黄金打底,独立团现在不缺钱,就算不够了,还有华商集团分红的钱撑着呢!
 
    刘团座只负责定大方向,具体执行的有一帮属下,可他也闲不了,坐着前些日子从刘主席那儿淘来的一辆破轿车,刘团座花了几天时间跑了趟成都,请前些日子被自己怼的差点儿下不来台的堂叔来参加独立团的除夕大庆。
 
    不过刘主席还是很矜持的,稍微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摆手拒绝了堂侄的好意。但刘主席可不是还在生刘浪的气,而是中国人对除夕极为看重,他这个四川省第一人可不能像普通人一样陪着家人或者想去哪儿浪就去哪儿浪,需要他去安抚的部队很多,不可能专程跑到数百里外的广元专劳独立团一军。
 
    所以刘浪虽然没请到四川头号人物到独立团,但却意外的得了刘湘特批的五千大洋军资,算是过年给刘浪独立团包的大红包了。
 
    有了这个大红包,刘团座也没觉得丢了面子,笑嘻嘻地折身去了一直驻扎在成都边上新成立的第七路军新61旅。这次刘团座还是有几分面子的,不仅新61旅的少将旅长欣然同意前往,还将刘团座一直送到营门外,直到刘浪的车消失才转身回营,绝对是给足了刘团座面子。
 
 
    当然了,真正让范大师长亮瞎眼的却还在后面。收好土豪范哈儿师长的礼金,刘团座也不是小气的人,当场就给范绍曾来了份回礼。
 
    不过,是张纸条。就跟以前杜月笙给第十九路军各位团长曾经打的那个条子一样,上面写着:三八式步枪重机枪六挺,大正十一式轻机枪15挺,掷弹筒20套,65毫米口径子弹100万发。
 
    刘浪并不知道他离开后某哈儿师长会怎么腹诽他打白条送礼,反正他走的时候,哈儿师长还瞪着他写的那张纸条在发呆。
 
    相对于刘团座收到的5000大洋,刘团座纸条上所写的这批武器价值绝对在其十倍以上。
 
    只是,那可能吗?反正哈儿师长那会儿是不相信的。
 
    当然了,那是他不知道刘团座究竟是抢了关东军多少东西。能装备一个旅团的武器装备被刘团座动用了两万百姓给搬了个精光的事实曾经让关东军司令官都心疼的差点儿没喷几口老血。
 
    有了一少将外加一中将来参加独立团的除夕宴,刘浪觉得也不算太丢人,也就没再费神去请其他大神了。
 
    由他这位主官负责的延请头面人物出席的事儿也就算到此为止告一段落了。
 
    这天吃过晚饭,刘浪和纪雁雪日常散步顺道查营完毕,后面还跟着个拖油瓶熊四,迎面就碰见参谋长唐永明昂首阔步的在前走,他那位穿着棉袍显得身形有点儿娇小的夫人在后面小跑着跟着。
 
    “哈哈,参谋长这是要去哪儿啊!怎么走得如此之快,让嫂夫人跟得这么急?”刘浪笑着走上前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