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稍待几日我保证让你和参谋长并肩于营中而行

“团座,贱内因在营房呆了一天有些气闷,想乘着晚上人少出去走走,独立团家眷在此甚少,唐某添为参谋之职,不能说夫妻同游引人艳羡吧!清澜也是,我让她稍稍远离一些,她也不愿。”唐永明停下脚步,脸色有些赫然的说道。
 
    听到唐永明如此说,刘浪不由哑然失笑。
 
    因为近期没有战事,从9月起,刘浪就亲自颁布军令,独立团少尉级以上军官,皆可向团部提出申请,将父母妻儿接到独立团探亲三月。为此刘浪特意请工人在独立团距离营区三里之外的一座山脚下盖了一个能容纳四百人的亲属营房,足够容纳近80家入住。如果亲人因路途遥远者不能来的,年后将分批探亲。
 
    探亲令不光只面对军官,而是全团所有官兵,都将在这两年内分批完成这个为时共三月的探亲假。
 
    因为刘浪知道,或许,这是独立团绝大部分人今生最后一次见自己的爹娘和亲人了,他不能剥夺他们这个宝贵的机会。
 
    此令一出,全团上下无不大为振奋。
 
    唐永明的家安在北平城,自打跟了独立团来到广元,一年有余再未回家。最后还是刘浪亲自批准,数月前由警卫排两位男兵和团卫生队女护卫队两个女兵北上北平将他的妻子安清澜及两个孩子接到独立团基地,这才一家团聚,现在也不过一月有余。
 
    本来刘浪也有将团副张儒浩的家人一道接过来,顺便一起过个年,但这位却是以妻子在老家服侍老母为由给拒绝了。
 
    可这数月来,来独立团基地探亲的家属却是少之又少,全团上百位军官,竟然加上唐参谋长的一家,也不过七八家而已。刘浪一问才知道,除了几个年龄稍长一点儿原来就是军官出身的成了家以外,包括赵二狗这个还在靠情书撩小护士的大营长在内,全团还有足足九十几个军官尚是光棍一条,那就别说其他的大头兵们了。
 
    原因很简单,这帮军官绝大多数都是由老兵们提拔起来的,以前当兵那会儿连自己都吃不饱那里来的钱去娶媳妇儿?再加上当兵本来就是个朝不保夕的活儿,又有那家愿意让自家闺女随时守寡?
 
    这一年多来独立团官兵们荷包倒是鼓了,勋章也有了,军官们军衔也提起来了,但训练任务一直都很紧张,再加上刘浪这个主官跑海外去了,所以也没有回家探亲,这事儿就这样耽搁下来了。
 
    所以说,唐永明这个独立团三大巨头之一一直很谨慎,虽然夫妻感情甚琢,但在外面却是一直保持着距离,免得惹一帮光棍汉们羡慕。
 
    “团座,你来评评理,我和永明夫妻二人,他却要我离他十米开外,这是什么道理?还走得那么快,跟做贼一样。”唐永明的夫人安清澜却是个性格直爽的北方女子,可能本就有些愤愤然,这会儿也不依了。
 
    “嫂夫人,这是我考虑不周,莫怪唐参谋长,这样,你稍待几日,我保证让你和参谋长并肩于营中而行,别人还不会瞅你们,如何?”刘浪微微一笑,安抚这位嫂夫人道。
 
    “真的?”
 
    “我从不说二话。这样,嫂夫人,让雁雪陪你走走,我和参谋长去找张团副商量个事儿。”刘浪冲纪雁雪使了个眼色。
 
    纪雁雪笑嘻嘻的上前拉着怨气消了几分的安清澜的手,顺手又给熊四嘴里丢了根牛肉干,这货就马上掉头跟上两个美女离开。有熊四在后面跟着,这山间自然也没什么野兽能伤了她们。
 
 第823章 光棍太多也操心啊!
白,但明摆的意思却是说从某些人品来看,女士们绝对是相信一向严谨的唐参谋长多一些,就算深爱着浪团座的纪大中校必然也是。爱情这玩意儿虽然让女人昏头,但有些人经常性口不择言的扯淡却是在独立团是出了名的。
 
    刘浪微微一愕,脸上却是笑意盎然,指着唐永明笑道:“唐参谋长,你这肯定是受了赵二狗那厮的影响,学会赖皮了。”
 
    “那里那里,古人云,为下者,多受上位者所惑啊!”唐永明却是摇头晃脑的吊起了书袋。
 
    “哈哈”刘浪豁然大笑。
 
    这样的唐永明,可是比一本正经的团参谋长更让他感觉亲近一些。
 
    两人说笑着走到团部,正在团部负责值班的张儒浩见二人联袂而来,不由大是奇怪:“你们二位,一位不去陪夫人,一位不去陪未来夫人,跑这里来晃悠什么?如果是怕我孤家寡人想来作陪,请问酒和菜呢?”
 
    “哈哈,团副这话里怎么透着浓浓的酸呢?这可不能怪我和老唐,你不请嫂夫人前来,那就只能继续睡冷被窝了哦!”刘浪再度大笑。
 
    独立团现如今的气氛完全可以是称为一团和气,尤其是自刘浪归来之后,惊讶的发现张儒浩这位科班出身的高参竟然和独立团一众兵痞们处得相当不错,最初来时端着的架子也彻底放下了,时不时也会同一众粗胚开开玩笑。
 
    在军营之中,上下之分自然是得井然有序,但私下时间能和官兵打成一片,刘浪认为这也是很有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