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军第八师团的抗日英雄团因立功授勋者多达数

 时常端着架子,士兵们可能会把你当成上级,但永远不会把你当兄弟。
 
    两人走进团部,勤务兵过来给两人泡好茶,唐永明主动开口询问道:“团座,你这拆散我夫妇二人的夜游,是不是对于我们独立团第一次浓重庆祝新年有什么新的安排?”
 
    “嘿嘿,还是参谋长懂我。”刘浪微微一笑,道:“不过啊!这个想法还是看到贤伉俪之后临时起意,所以才来找两位大才子商量不是?”
 
    “咦?怎么讲?”唐永明微微一愣。
 
    “两位老兄啊!你们可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们二人自然是早已成家有老婆有娃娃,我刘浪虽然也还未成亲,但亦定下婚约有了未婚妻。可是,你们看看咱们独立团这帮光棍汉们,像赵二狗这厮都快30了,都还单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啊!乃是人之常情。你没看到那帮货看到女兵们那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要不然也不至于唐参谋长携嫂夫人出来散个步,好好的夫妻二人都还要离上好几米说话,还不怕是因为要顾及着这帮老光棍们的感受?”刘浪给两人一人丢了根烟,自己也叼上一根,点着火吸了一口微微叹道。
 
    “倒是这个理儿,我们团不比其他部队,大部分军官都为一些大战之后立功授勋的老兵提拔而来,除了少部分成了军官家里给定了亲以外,还是有许多人因为训练任务重,没有考虑此事。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恐怕也是很多军官们的心事吧!”张儒浩点点头说道。
 
    “团座,您的意思是给军官们放假,允许他们回家探亲,顺便把亲事给定了?可是,因为油田的缘故,军部给我们的军令尚在战备啊!这种大规模给军官批假回去探亲可不行,一旦有战事,我们不仅得受军法,这战力也无法保证啊!”唐永明抽了口烟,微微有些顾虑。
 
    “参谋长考虑的甚是,大规模批假自然是不可能。我独立团军官天南海北四处都有,以现在的交通,来回一趟没有三个月时间是断然不能的,要不然很多军官家属就可以来基地探亲,务须我等操这个闲心。”刘浪也点点头道。
 
    “那团座的意思是?”唐永明和张儒浩对望一眼,对刘浪的想法有点儿摸不透。
 
    “嘿嘿,很简单,一周后咱们不是要过除夕军民同乐嘛!那我们就将规模再扩大一点,请广元所有的乡绅来此一聚。”刘浪笑道。
 
    “这和那有什么关系?”
 
    两个上校面面相觑。这二位虽然一个为黄埔军校,一个是保定步校的高材生,但对于刘团座这种时常天马行空思维跳跃跨度极大的“信口开河”真的是很难跟得上节奏。
 
    “嘿嘿,我的团副和大参谋长喂!非要我再说明白点儿吗?一般出席这种隆重宴会,各地乡绅们都会带上夫人和儿女,你们懂的。”刘浪闷笑着喷出一口烟。
 
    “团座,您这是,想集体相亲?”等刘团座说得如此明白了,这二位已婚男士才恍然大悟。
 
    这倒也不怪他们迂腐。做为民国中人,他们那里知道未来八十年后,除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之外的相亲,还有相亲会这么一说呢?
 
    但刘浪知道啊!未来之中国,除了几百上千人的相亲会,还有各种相亲节目好嘛!本来应该是你侬我侬的爱情,就在成千上万人注视着的荧屏上发生着,虽然刘浪认为那种所谓的“爱情”有些太功利化。
 
    不过,如果以哪个形式再结合这个时代,未必不能搞出一个民国版的“非诚勿扰”。
 
    只不过,这个相亲可不光男女双方,还得带上女方的家长。
 
    “对啰,老子把广元甚至广元之外的,凡是有点儿地位的,不问钱财,也不问你是商人还是土财主还是读书人都请来。让那帮家伙们自己去瞅,若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那就是他们的福气,如果被老丈人丈母娘相中了,那也算不错。如果这样都还解决不了他们的单身问题,那就继续给老子撸去吧!”刘浪侃侃而谈道。“当然了,那些能被延请来的乡绅资格,交给广元县的老王和詹成芳去甄别,还有这两日即将回团参与除夕宴的退役老兵们,他们最清楚不过,在乡间风评不好的,一律不得发放请柬。还有,因为第一次搞这个,人员不宜太多,就以中尉级为限制吧!有成功经验的话,下一批就以少尉级,再下一批就以军士长一级。”
 
    “那,团座,什么叫继续撸?”刘团座的这个名词或者是动词实在是太过新鲜,两位上校好奇心又很重。
 
    “哦,就是让他们继续只能玩儿枪的意思,用我的家乡话就是“撸”枪。”浪团座看着一脸懵逼的大叔一脸浪笑。
 
    做为军中壮汉,谁没有那个经历?哪怕是每天被训得像死狗一样。棒小伙的身体,可不是“大叔”们所能望其项背的。
 
    直觉中,这不是啥好词儿!看着一脸浪笑的浪团座,两个上校级“大叔”集体暗自在心里把这个新鲜名词从自己的词典里剔除了。
 
    浪团座的浪,在独立团也是出了名的。
 
 第824章 除夕大庆 1
 
    “独立团除夕大庆,宴请广元诸多士绅。”
 
    这消息一发出去,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
 
    几乎无人不为收到一张独立团的请柬为荣。
 
    独立团是谁?一支在长城之战击溃日寇关东军第八师团的抗日英雄团,因立功授勋者多达数百人;更是广元实质的掌控者,别看县长和城防司令平时在县城人五人六的,但其实不过是独立团的下属,如果搞得不好,一纸令下就得光屁屁走人。
 
    当然,独立团在广元家喻户晓小母牛坐飞机----牛B上天了,但最让人想买面子的还真不是独立团那几千人马,而是独立团的上校团长刘浪。刘团座才是诸多士绅们上赶着想拉关系都没门路的对象。财或是靠着有些文化在乡里在镇上有点儿地位的士绅们都是聪明人,知道如此多人去吃顿饭独立团招待没问题,但晚上却是不适合住在军营的,还是连夜赶回20里外的县城为好,不给人添麻烦就是一种聪明的示好。
 
    这帮聪明人们或许压根儿想不到请柬上特意注明的要求被邀请人全家一同前往是个什么含义。刘团座根本不想要什么礼物,只想解决下手底下这帮光棍汉们的终身大事。
 
    当然了,刘浪不会强迫,这完全是个你情我愿的问题。反正只要把人忽悠过来,刘团座有的是办法。
 
    而没收到请柬的,那心里可是乱糟糟的,出去一打听,才知道独立团对邀请的客人还事先甄别过的,但凡是乡间风评不好欺负过百姓的,一律不再邀请之列。这下可好,心里不仅是乱糟糟,反而就像是这数九寒冬扒了他们的锦衣棉袍站在野地里一样,浑身冰凉凉的。
 
    这难道是独立团要对他们出手了?
 
    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在一家独大的独立团面前,人都是群众。
 
    独立团驻扎广元这三年来,可不像是以前的川军兵痞,从不对治下百姓伸手吸血。对普通百姓是秋毫无犯不说,对于横行乡里的豪强打击起来更是从不手软。百姓告到县政府的案子,凡是涉及到当地士绅,除了县长要审问以外,独立团驻县城的驻军最高长官也要过目一遍,遇到情节恶劣的,直接是派兵上门抓人。轻的毒打一顿判刑入狱,重的则是涉及到人命官司查实上报之后判了枪决之刑。
 
    这三年来,撞到他们手里的豪强足足有四家之多,面对全副武装架着机枪的大兵,再横的豪强也只能乖乖就缚。
 
    尤其是自刘主席手下一少将旅长的小舅子酒后乱性侮辱了一个村姑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直接让豪强们开始了夹着尾巴做人的日子。